顾瑶迟疑着,不敢去接颜念念手里的吉他。

    周围的同学也悄悄议论着,本来觉得颜念念有些咄咄逼人,一把吉他也非要报警,却没想到人家的吉他价值十几万,确实不能就这么算了。

    而顾瑶说是不小心,可就算吉他面板比较娇贵,要弄出这么大的裂缝来,也不是“不小心”就能做到的。

    众目睽睽之下,顾瑶的脑门上渐渐冒出汗来,她没办法演示自己弄坏吉他的动作,因为那根本就不是不小心。

    她的身子有些摇晃,双眼一翻,眼看着就要晕倒。

    “等一下!”颜念念大喝一声,“你晕倒之前,先把吉他钱赔给我。”

    顾瑶身子一僵,晕也不是,不晕也不是,她只好眨眨眼睛,一副茫然的样子,好像刚刚回过神来不知道自己差点晕倒。

    围观的同学中传来了窃笑声,莫承希也憋着笑,瞥了颜念念一眼。

    顾凛的黑眸中闪过笑意,大手落在颜念念的头上,轻轻揉了一下,这个小丫头!

    颜念念目光灼灼盯着顾瑶,“你说了要赔的,不会装晕来逃避吧?”

    “放!心!”顾瑶咬着牙,“这点钱我才不会赖账!”

    颜念念把手机打开,递到她的面前,“十二万,我买吉他的钱,转账吧。”

    顾瑶拿出手机,却不肯操作转账。

    顾凛冷声道:“十二万买不到这把吉他了,现在要十五六万,总不能你弄坏了别人的琴,却要人家自己掏腰包垫钱才能买回来。”说完,他看了看莫承希,刚才是他说要十五六万的。

    莫承希点点头,“大概是十五万多,还要耽误时间去重新挑琴,我看你转十六万吧。”

    顾瑶捏着手机,手指因为用力骨节有些泛白,她死死地咬着嘴唇,脸色无比难堪。

    颜念念清澈晶亮的眼睛好奇地看着她,“怎么,你……没有钱?”这点她倒是真的没有想到,春华集团是燕城最大的,顾平川算起来是燕城首富,就算顾瑶不是顾平川亲生女儿,可看顾平川的样子,并没有因此苛待顾瑶。相反,她觉得在顾家的三个孩子中,顾瑶是最受宠的。她怎么会拿不出十六万呢?

    顾瑶脸色苍白,眼泪在眼眶中打转,这一次她是真的快要哭了。她在同学们中间一直以千金大小姐自居,衣饰昂贵,品味不俗,上下学有司机接送。可谁能想到,做为首富家的女儿,她每个月的零花钱只有两万,而她又习惯了在同学间表现得出手大方,享受大家的艳羡和追随,根本就没有攒过钱,别说十六万了,就是六万都没有。

    “你、你等等。”顾瑶拿着手机,走到后台的角落处,边哭边给柳如真打电话。

    颜念念有点傻眼。

    她一直以为在顾家,顾瑶是最受宠的,柳如真和顾平川对她有求必应。顾霄其次,顾平川对他有些严厉,但那是一个对儿子抱有期望的父亲应有的教导。而顾凛是最不受宠的,顾平川对他几乎是一种放任自流的态度。

    可顾凛开的车怎么也得几百万,顾瑶却连十六万都拿不出。

    她歪着头疑惑地去看顾凛。

    顾凛弯下腰,凑到她耳边低声说道:“估计她确实没钱,不过别担心,她会要到的。”

    两个人站在一起,说话时的神情亲密又自然,莫名有种十分和谐融洽的感觉。

    莫承希抱着双臂倚在柱子旁,不着痕迹地扫了两眼。

    田雨有心说些什么来打破两人间那种不一样的氛围,可她看看顾瑶凄惨的样子,又不敢随便说话了。

    很快,顾瑶就回来了,她已经擦干了眼泪,面无表情地给颜念念转了十六万,转身跑了出去。

    颜念念本来还担心柳如真会给自己打电话,把这十六万赖掉,没想到这么顺利地收到了,看来彼此之间冷漠一些也是有好处的,至少不好意思赖账。

    “念念什么时候去买新的吉他?”顾凛问道。

    颜念念想了想,“等汇演结束就去,我想把接下来的节目看完。”这场迎新汇演她前世已经看过了,可当时她心情太差,根本就在全程走神,这一次倒是想认真看看,至少也从侧面了解一下燕城的娱乐水平。

    顾凛“嗯”了一声,只要小丫头不继续用莫承希的琴就行,“那咱们去看表演吧。”

    颜念念本来是要去找孟晓圆,顾凛这么一说她倒是不好丢下他,点了点头,跟在顾凛身后离开了后台。

    前面的座位基本都坐满了,顾凛带着颜念念走到后面,金厓和苗戍还在,往里挪了挪,金厓笑得很高兴,“哎呀,学霸也来了。”

    颜念念回头才发现莫承希也跟在身后,她挨着顾凛坐下,莫承希就坐在了她的另一边。

    “你不用在后台盯着吗?”颜念念低声问。

    莫承希笑道:“不用,节目单都排好了,不需要我。”

    顾凛扫了一眼,薄唇轻抿,没有说什么。

    金厓好像很高兴,“现在我离年级第一只差两个位置,这是我的人生巅峰啊。不行,我得发个朋友圈。”

    说完他拿出手机按了一通,等他发出去了,顾凛凉凉地开口,“你不怕你爸给你点个赞?”

    金厓愣了一下,“……卧槽!我忘了屏蔽我爸了!”他飞快地拿出手机准备赶紧删了,脸色一变差点哭出来,“完了完了,我爸的手怎么这么快,不仅给我点了赞,还留言说‘很期待儿子考年级第四’,啊,我死了!”

    颜念念低着头,肩膀一抖一抖的。

    顾凛轻笑一声,“想笑就笑,忍着干嘛?”

    颜念念“噗——”的一声笑出来,她抬起头,圆溜溜的眼睛歉意地看着金厓,“对不起,我……没忍住……哈哈哈——”

    苗戍一把掐住了金厓的脖子,“都怪你!”

    金厓反手给了他一肘子,“老子已经够惨了,你还掐我!你是不是朋友?!”

    “我刚才听了你的,也发了朋友圈,现在我爸留言说‘很期待儿子考年级第五’,你说怎么办?”苗戍咬牙切齿,“朋友误我!”

    颜念念捂着嘴,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罪魁祸首莫承希也憋不住了,修长的手指按在额头,手掌遮住了眼睛,嘴角却明显地翘了起来。

    顾凛默默地拧开了一瓶水,递到了颜念念的手里。

    ……

    颜念念本来以为顾瑶受了打击可能不会再出现了,没想到她还是照样上台,不过她的钢琴独奏大失水准,听起来没什么意思。

    莫承希没好意思点评,顾凛却毫不客气,“她本来弹钢琴就爱炫技术,手指上花活不少,可听起来却没有灵魂,曲子里本应该有的情感带不出来。刚才受了挫折,连技术都打了折扣,没什么听头。”

    顾瑶之后田雨也上台了,她和同学搭档表演了小品,都是网上搜集来的段子,拼凑在一起还挺搞笑,颜念念笑弯了眼睛。

    汇演结束的时候刚好五点,几个人一起从礼堂出来,顾凛问:“念念饿不饿?先吃饭还是先去买吉他?”

    “先去买吉他。”颜念念仰着小脸,“凛哥陪我去吗?”

    顾凛点点头,“我带你去,我大概知道有几家琴行是卖吉他的——”

    莫承希说道:“我带路吧,这个牌子的吉他我知道哪儿有卖的。”

    顾凛撩起眼皮,“念念未必还买同一个牌子的吉他。”

    两人同时看向颜念念,颜念念:“呃……其实,我想换成同一个牌子更好的一把琴,我知道去哪儿买。”前世她因为想考音乐学院,曾经动念头换一把更好的琴,还特地去琴行看了好多次。这回顾瑶把琴毁了,倒是刚好换成她想要的那个。

    顾凛看了她一眼,小丫头看起来对燕城很熟悉,不过她以前生活的津城距离燕城也就两个小时车程,小丫头以前来过也很有可能。

    “那走吧。”顾凛上了车,颜念念坐上副驾驶,后门一响,莫承希也进来了。

    顾凛脸色一沉,“你进来做什么?”

    莫承希笑道:“我是有个问题想问颜念念,你知道……顾凛他没有驾照吗?”

    “啊——”颜念念这才想起来,顾凛十一月才过生日,现在他还没满十八岁呢。

    “要你管!”顾凛咬牙,“老子马上就有驾照了!”

    颜念念犹豫了,她坐了两次顾凛的车,他开得很稳当,以至于她都忘了他还没到十八岁。要是打车过去的话,顾凛可能会不愿意。

    而且,就算这次打车,顾凛上下学肯定还是自己开车,家里只有两个司机,一个送顾平川和柳如真,一个送顾霄顾瑶,根本就没有给顾凛准备司机。

    顾凛看见颜念念脸上的迟疑,冷哼了一声,扭头看着后座的莫承希:“老子再过两个月就有驾照了,倒是你,还早着呢吧。”

    莫承希的脸黑了,也哼了一声,“我不跟你计较,带我一起去挑琴,我就不揭发你。”

    顾凛惊讶地一挑眉毛,莫承希是这么厚脸皮的人吗?

    颜念念:“……”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学霸。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