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德妃娘娘请安,娘娘吉祥!”

  “嗯,起吧,看坐!”

  苏莹看她喝着茶,头却不抬。对她也如对一个管事嬷嬷的态度,让苏莹很不满意。

  “娘娘,不知道您对那藻凤宫的女官贾元春熟悉不熟悉。”

  德妃挑了挑眉:“哦?她怎么了?那贾元春可是从本宫这永和宫出去的。”

  “嗯,她到没什么,只是她家荣国府出了一个含玉而生的公子,生的那是一个精雕玉琢呢,就像是那观音座下的金童呢。”

  “哦,那荣国府还有一个公子是含玉而生?”

  “可不是?娘娘,你是没听外面的人怎么说呢,那玉可神奇呢。听说能让容颜不衰。只可惜我们这些个小人物是看不到的,不知道娘娘您有没有这眼福。”

  德妃整了整衣襟,眼皮也没抬。

  “哦,那从娘胎里就带出来的东西,莫不是长在那王氏肚子里的?正好给她儿子含了一起出生的吧?不然怎么那么巧?这神啊怪的,乱力怪神的东西不能在宫里乱传。听听就罢了。”

  苏莹就知道她不会轻易被她说服的。

  “哦,那到也是,只是据说贾家和薛家要联姻呢,不知道娘娘可曾听过,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

  德妃震惊了,她只是小时候听爹娘提过那四王八公的事,他们祖上帮皇太极拿下大清,出钱出力,还安抚江南百姓,现在江南那一块都是他们的天下。

  那国库的银子每年都是以江南的税收为主的,可这几年万岁爷一直拿江南没有办法,她也帮不上什么忙。

  她站起来,来回走了几步,回头眼神犀利的看向苏莹。

  “你什么意思,不妨直说?”

  苏莹笑了起来,“娘娘,我能有什么意思?还不想着那贾元春就是贾家的女儿嘛,怎么那贾家还不满足?有了权还想要钱?啧啧啧啧,这真是贪心不足啊。”

  德妃看着她不接话,苏莹觉得现在就说了,她什么好处都没有,也不知道等康熙回来,她还有命没有,雍正那冷面皇帝确实够狠心。

  她的声音都是系统帮她恢复的。现在她如果在出什么事,想恢复恐怕要很久了。

  但是以德妃的性子,如果她不说,估计有些日子不会太好过。

  “其实,只要打入她们内部,瓦解他们四家联姻的机会,找机会抄了他们的家,娘娘这笔账,你怎么算都划算。”

  德妃沉思了下,苏莹想到是很好,可是后宫不得干政,她不可能把这话柄送去别人的手里。

  “苏莹,你可是想出宫?这不可能,你是万岁爷点名接到宫里来的。所以你就死了这份心思吧。”

  苏莹一震,是康熙想要杀了她吗?那,眼前的女人就是她的突破口。

  且不说宫里两个女人怎么斗心思,只说四爷一行人往京城赶,遇到了三波刺客,都是化妆成土匪了。

  四爷的粘杆处这个时候到是赶到了,救了他们。

  郭太医受了点轻伤,他的小孙女郭芙就看四爷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子初听到这小丫头女扮男装跟着爷爷去了草原上随医,她就对她另眼相看。

  “小芙,你别生气了,四爷也不想啊,这一路上多亏了你爷爷,咱们爷的伤势才没恶化。我这有一瓶人参养荣丸,你拿去给你爷爷吃吧。”

  “什么……人参……人参养荣丸?这是红……唔……嗯,这是红色的啊药丸啊,这个能治我爷爷的伤吗?”

  子初浅浅的笑了:“吃了只能调养身体,你爷爷那里什么伤药没有?吃过伤药以后在吃一些调理的,我这就是了。拿去吧!”

  “嗯,嗯,谢谢四福晋!”

  “哦?你怎么看出我的四福晋?”

  “嘻嘻嘻,传说四爷不拘言笑,而且为人很正派,怎么可能会喜欢上一个少年?除非女扮男装的。在加上见他对你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宠爱,应该错不了。不过……唉,……我,我该给爷爷换药了,就先回我们自己的马车了。”

  子初挑了挑眉,示意她可以走了。

  郭芙回到车子里,就赶紧给爷爷换了伤药,然后拿出来那瓶人参养荣丸给爷爷看。

  “爷爷,你说,这药丸里的人参您闻的出来是用的好人参还是差人参啊?”

  郭太医用没有受伤的左手接过来闻了闻,眼睛一亮。

  “这,这是用的百年以上的人参做的啊。这么珍贵的救命的药,是四爷送你的?”

  郭芙摇摇头:“是四福晋。”

  “啊……”郭太医惊诧的准备伸头出去瞧瞧。

  被自己的小孙女一拉,他又坐回去了。

  “她女扮男装来着,嘘,她没换装,可见四爷身边有探子,咱们当不知道就好了。爷爷,我想问问你,这个,这个京城有一个荣国府的地方吗?”

  “有啊,怎么你娘没和你说过外面的事?”

  郭芙稳了稳情绪,“当家的是一品诰命夫人贾老夫人是吗?”

  “是啊?丫头,咋了这是?脸色这么难看?”

  郭芙摇摇头:“爷爷我突然觉得好像睡觉,我先睡一觉啊,一会吃饭别叫我了。”说完倒在背塌上就睡了。

  “你这丫头,什么毛病小,动不动就不吃饭。瞧瞧这一路都快瘦成丑小鸭了。”

  郭芙转身嘀咕:“爷爷,别吵。我这是长高了呢。”

  其实郭芙是在回忆她看的那本书。

  不对,不对,她一直以为是自己传了那本小说里,还有那荣国府最多就是名字差不多相同,有些东西应该不会这么巧。

  偏偏有很多地方不对,老十八提前二十多年出生,提前十多年死,这都算了,也算正史。

  那太子这是第一废,大阿哥应该不会派人追杀四爷,可偏偏就被追杀。

  还有四福晋,她应该不是她今天见到的那样,四福晋和四爷之间应该是相敬如宾,而不是相濡以沫。

  还有四福晋不会轻易出贝勒府,她应该会留在府里主持大局才对,可她偏偏女扮男装在这里。

  那这是说这个时空已经有不止她一个穿越人氏了,对了,还有白家那个庶女白玉竹。她看过她的行为也是与这里格格不入,现在又多了一个四福晋。

  好吧,实在是太乱了,那个荣嬷嬷是红楼梦里的那个荣国府吧?那人参养荣丸,啧啧啧啧害死林妹妹的毒药啊,唉,可怜的林妹妹,不知道有没有缘分见见她。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章节空白,点击右上方切换小说源即可!
快眼看书专注于免费小说阅读!本站为您提供夫妻系统之与四爷过招的日子最新章节目录,夫妻系统之与四爷过招的日子最新章节列表,夫妻系统之与四爷过招的日子全文免费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