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之生存战神 跗骨之蛆

小说:末日之生存战神 作者:本老爷龙 更新时间:2019-05-16 03:20:05
  这要不去卓家,卓经纶显然就不会相信柏天长所说。

  柏天长所要求的,本来就跟大佬们复杂的脑袋所想的全然无关。幕后交易,柏天长知道肯定有,但他不想参与。隐龙,议会甚至天武会不会借题发挥,他更不想涉及。因为他只是借隐龙的外皮,并没有把自己当作天武的真正成员。所以对于议会不但不出面制止,反而抗住压力一力支持自己感到担忧。

  柏天长想了想,答应下来。他扫了一眼周围,发现鲍常志眼巴巴地望着自己,顺口提了一句,“爷爷,鲍副局长不错。”

  卓经纶想都没想,“那就担任局长嘛。还有要求吗?”

  柏天长随卓青原来到盘龙别墅,卓经纶亲自出门迎接,“你小子回来也不先来看看爷爷,有点没礼貌哈。”

  柏天长恭敬地问安,“对不起,我被气晕头了。”

  “哈哈,开个玩笑。快去洗洗。还没吃饭吧。我在餐厅等你。”

  “等一下,我先打个电话。”

  卓经纶眼神一凝,看柏天长给谁打电话。

  柏天长拨通的是温慎远的电话,“老温,星叶呢?”

  温慎远大喜,“您在卓家吗?太好了。星叶在我这。刚救出来,情绪有点激动,伤势也重。我点晕她,送进急救仓了。公子,我带她去哪?”

  “去哪?回来啊。”

  “回黄帝星?社安局会放过她吗?”

  “没事。回来吧。”

  温慎远松了一口气,知道事情解决了。卓经纶也松了一口气,柏天长不是给自己想象中那几人打电话。

  “大哥,我行礼里有青青和青阳给爷爷的礼物,你去帮我取来吧。”他没有自己去,是怕卓经纶又担心他想干什么。

  用餐之后,卓经纶带着柏天长到花园散步,问卓青阳和卓青青的近况。两人都没有提及今日之事,也没有谈及天武其他人和事。

  没过多久,天色渐暗了。卓经纶的天讯响了一下。

  “走吧,随我去书房。”

  柏天长跟着卓经纶进入书房。卓经纶跟他一起坐在沙发上,点开墙上的虚拟屏。播放的,正是法院传来的现场审判的实时画面。

  可能这是大华联邦从未有过的高效办事速度,案件查得非常清晰明了。九天娱乐前前后后绑架了数十名年轻漂亮的女性,卖给一个贩卖人口的黑组织,谋取暴利。刘星叶只是其中之一。

  天京社安局局长黄舒朗和防暴队长张长城,明知此犯罪行为,却因为关系和金钱而充当了黑保护伞。于是对于鱼龙门的判定,当然也是违法的。

  法院判决小安子死刑。黄舒朗,张长城无期。简风云因伤害鲁有序等学生,判三年。刘星叶的那个追求者和陷害她的那个女同学,作为同犯,开除学籍,各判了一年。还判了包括那位导演在内的九天娱乐公司参与人员和一串警员。

  没收九天公司全部财产,赔偿受害女性。

  鱼龙门因为此前的错判,获得国家赔偿。

  “还满意吗?”卓经纶笑眯眯地问。

  柏天长其实是不满意的,社安部长甚至李家,绝对也有干系。简风云和他所在的贸易公司,或许才是真正的黑手。

  虽是一个不到二十的学生,经历了鲁维刚入狱事件,谢家事件,再走了一趟天武,对这个社会的阴暗,知道不少。如果扭着不放,未必是这个结果。现在没有力量跟李家这头大鳄对抗,又不想做天武的棋子。所以他明智地表示满意。

  “既然回来了,那就多呆几天。明天让青原带你到处玩玩。”

  柏天长暗笑,我多呆几天,可能好多人都要感到不安了,心里神会赌回答:“不了。我明天上午去一趟杜家,找一个叫杜半成的人。下午我就走。”

  卓经纶满意地点点头,“杜半成?你找他干什么?”

  “他儿子杜舜天给他带了点天武特产。”

  “是吧,让青原送你去。说起来你也不陌生,就是送你别墅那个杜半秋的弟弟。”

  “哦,原来是他。一直喊杜董,不知道他的名字。杜董为人太客气,去了可能不好脱身。干脆麻烦大哥帮我送去一下。我明天上午就走。”杜家势力不小,去了还不知别人又联想些什么,还不如将特产交给卓家转送,以示自己的坦荡。

  当晚依卓经纶的意见,就住在卓家,还直接住进了卓青青的闺房。免得回西山别墅,引来大量的暗哨窥探。

  “真走啦?”

  “真走啦。”

  简单的对话,在不同场合重复出现。

  “难道他真的只是为了鱼龙门?”张恩民不敢置信。一个失踪案件,通过卓家的关系,不是可以轻易翻案吗?有必要闹得如此惊天动地?

  老院长沉思说:“或许只是通过他试探一下也不一定。看到李老,卓老,孔老都出面,就立即缩了回去。”

  “院长,我觉得应该重新审定隐龙行动规则。没有哪国的议会还有执法权的。”

  “嗯,监督是他们的职责,但执法确实过了。不过不能操之过急。我们先向总统提议,在监察院重设反腐局。试试对方的反应。反腐局设立之后,再以职权重叠为理由,限制隐龙的权限。”

  “还可以进行人事调动,将······。”

  ······

  幕后一切都跟柏天长无关,他也不知道局势越来越复杂和危殆,一早就直奔太空港,扬长而去。就连鲁有序,也只是在天讯上告知了一下。叮嘱他等刘星叶回来之后,好好安慰她。

  柏天长的下一站,是任紫琪的故乡,汉武星。

  柏天长大闹天京,时间虽短,官方也不许宣传,但有心人还是第一时间得知柏天长从天武出来了的消息。柏天长刚刚进入太空港,就感觉有人跟踪。他以为是天京官方的人,也就不以为意。

  途中路过炎帝星太空岛,想起冯茹蕾在炎帝行政大学就读,本想下去看看。但考虑到身后的‘尾巴’,郁闷地打消了这个念头。炎帝星为联邦‘重镇’,自己一旦现身炎帝星,不知又会导致多少人忐忑不安。

  柏天长恼怒的敲了敲脑袋,自己应该是被利用了。天武的大佬们算准了自己的脾性,再给予了自己很大的权力,过程自然就在他们的意料之中。至于结果是不是他们所愿,柏天长无从猜测。应该,他们不会漏过自己跟卓家的关系这一因素。

  有了权力,解决起事情来,确实方便,但柏天长浑身不舒泰,因为自己成了别人的牵线木偶。

  “利用我?哼哼,我偏不如你们的意。”柏天长的叛逆心理,使他决定完成任务时做点手脚。谁知这小小的手脚,后来却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人不是机器,天武的大佬们漏算的这点,使得局势更加混乱。

  从汉武星太空港出来,柏天长租了一辆智能飞车,掠过刘彻市,直奔卫青市。飞行不久,看到后面有两辆飞车如影随形,不远不近地跟来。

  卫青市不过是个偏远小城,就算自己闹得再凶,也产生不了什么影响。柏天长疑惑了,难道不是官方或天京那些大家族的人?

  至于说有人准备暗算报复自己,柏天长是不信的。自己的身份现在毕竟不一样,如果自己出了事,说不定正中天武下怀。天京方面既然请动卓老跟自己妥协,并快速满足自己的要求,显然就不可能出手。柏天长印象中,他跟其他人不存在死仇。

  在网上订了一家酒店。柏天长直接让飞车降落在那家酒店。通过天讯支付车费后,柏天长并没有立即进去,而是等在地下停车场。他要看看,到底是谁在跟踪自己。

  不一会,那两辆飞车果然沿着接驳轨滑进停车场。两辆车上各下来几个人,东张西望一下,快速跑向电梯。其中一人说:“快点,看他住哪个房间。”

  柏天长从柱子后面转出来,“你们是在找我吗?”这些人里没一个是武尊,柏天长根本不担心。

  那些人都是一愣,欲言又止。

  “不是找我?那就别跟着我。我现在在执行公务期间,有权击毙干扰我行动的可疑人士。”说完走向电梯。

  突然有一人大胆上前一步,朝柏天长伸出一只手,“柏少,我承认我是在找你。认识一下,我是三清门天京办事处的洪飞鸿。”

  另有一人,见机也上前一步,“柏少您好,我是十星商贸公司天京分公司的总经理邓流火。”

  方星航和李宇翔都没跟他说过,所以柏天长对于三清门只是闻名,对十星商贸更是陌生。没有去握手,而是冷冷地问道:“找我有事?”他不能不冷,因为这次的任务就跟三清门有关。

  洪飞鸿和邓流火异口同声地说:“柏少,我们单独谈谈。”

  柏天长自顾自走进电梯,“走吧,一起。看来不是一两句话的事。到酒店咖啡厅去谈。”他想看看这些人到底是闻到了风吹草动,还是另有其他目的。

  “流星?”柏天长莫名其妙,“你们怎么知道我有流星?”

  邓流火说:“我们自有我们的渠道。你只要把那颗流星卖给我们就行,价钱随便你开。”

  洪飞鸿也抢着说:“我出他的两倍。”

  柏天长摇摇头,“现在还在不在我真不知道。是不是你们要的东西我也不知道。我跟侠客行的人说过在哪,但他们说不要了。所以不管你们给多少钱,我都没办法答应。走吧走吧,我还有事。”柏天长没兴趣跟这些人谈下去了。

  邓流火的一个手下忽然桌子一拍,“柏天长,别给脸不要脸。”

  柏天长的脸对着邓流火说话,“你们滚吧。”手中的咖啡杯没有任何预兆地飞起,正中那人的嘴巴。那人惨叫一声,连人带座椅一起向后跌倒。玻璃碎片、牙齿,和着鲜血和咖啡,喷了一地。

  “柏天长!”邓流火豁然站起,“你太过份了。”

  柏天长眼神一冷,“既然从天京获知了我的信息,应该就知道我在天京干了什么。我给你十秒钟,再不消失,你就不用走了。”

  邓流火手下几人握紧拳头想动手,但邓流火却是不敢。自己的武功,比起简风云远有不如,何况还有三清门的人在,如若动手,只能自讨没趣。

  不由放软了语气,“我手下只是一时失言,并非有意不敬。······”

  柏天长截断他的话,“还有五秒。”

  洪飞鸿用眼一扫,三清门的人唰地站起来,似乎想为柏天长出头。

  邓流火不怕三清门,但怕柏天长这个愣头青,只好丢下一句,“我们总裁会亲自来找你的。”,窝囊地退走。

  柏天长喊了一句,“别再跟着我了,不然我不敢保证我的脾气一直很好。我下一站是始皇星,想找我尽管来。”

  邓流火差点气得吐血,你这也叫脾气好?不过他真不敢跟踪了,直接给上面打了个电话。得到的指示是撤了,上面另有定计。

  邓流火一走,只剩三清门一家。洪飞鸿很是高兴,“柏少,您看,是不是把流星卖给我们?”

  听司寇尚武说过,三清门跟天武不对路。柏天长就很想做这笔生意,“卖给你我没意见。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还在不在。我到这里是帮天武的同学带一点特产回家。送完之后我就会始皇。如果能找到,就卖给你们好吧。”

  洪飞鸿大喜,“那感情好。我跟您一起走可以吗?”

  “随便,不干扰我的行程就行。对了,那流星到底是什么东西?那么多人在找。”

  洪飞鸿讪讪地说:“我真的不是想隐瞒你。其实我也不知道,反正上面命令就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找到。”

  “是吧。不知道就算了。跟我说说你们三清门吧,很早就听说有这么个门派,但一直不太了解。”柏天长想知道,天武为什么对三清门如此紧张。

  说到本门,洪飞鸿来劲了,“我们三清门,源于道教,历史悠久,是当今正统大华文明继承者的精神领袖和力量中坚。以保护大华文明的精髓,使其源远流长地传承下去为己任。尽力扶持代表儒家文化的炎帝中文大学,代表墨家文化的贤同学社,代表阴阳家文化的五德会,代表武当传承的天星武当,代表少林传承的南北宗等等。可以说功勋卓著,德高望重,天下共仰。”

  “天下共仰?除了大华,在国外有分支机构吗?”

  洪飞鸿不屑地说:“我三清从不与邪魔外道为伍。”

  柏天长质疑道:“你不觉得夸张和狭隘了一点吗?夸张的意思是,而今各大联邦,基本都是以某种宗教为纽带。大华联邦的佛教,*联邦的*教,欧盟联邦的天主教,斯拉夫联邦的东正教等,西太联邦虽然实质上秉持的是一种强盗逻辑,但也把所谓民主当作立国的理念。只有非统联邦和拉美联邦是抱团取暖的产物。

  这中间,可没有道教的位置。

  至于狭隘,难道你认为除了道教,其他都是邪魔外道?人类可都是来自同一母星,即将面临外星文明的威胁。就算不是兄弟,至少也是一条船上的同路人吧。”

  洪飞鸿振振有辞地说:“柏少,你错了。而今的佛宗,早已不纯正,只是官府用来维系和束缚民众思想的工具而已。崇佛抑道,批判儒家,就是行扼杀大华本源文明之实,美其名曰融合一统。

  炎帝中文大学的李汉心教授就说过,长此以往,上下几千年的大华文明,将消泯于浩浩历史洪流,我们将都是愧对先人的不肖子孙。

  至于国外那些教派,更是视我大华文明精髓为眼中钉,因为这是他们吞并大华最大的障碍。

  西太口口声声传播他们所谓的民主观,何时又真正给予过别国人同等的待遇。就算谄媚侍之如父的倭人,在西太也只是他们豢养的打手和疯狗。

  要说外星文明,他们就没有教派?人上一百,五颜六色。他们所有人的思想都是一样的,那不可能,除非他们不是智慧生物。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外星文明不一定就强大,更不一定就齐心。以所谓外星文明为借口,消灭别人的传承,你还认为他们是一路人?”

  柏天长迷糊了,“外星文明始终是未知数,我们人类齐心协力,总不会错。”

  洪飞鸿说:“我们也不反对人类齐心协力,但必须在求同存异的基础上。一花独艳,哪如百花齐放。”

  “可是那如何保证精诚团结,步调一致?”

  “这有很多办法。比如成立人类联合政府,以人数多寡分享话语权。或者以大华文明为核心,我们允许百花齐放,求同存异,协调行动。每个人都没资格更没权力,放弃自己文化传承,说什么生存艰难而数典忘祖。连自己的祖先都不要,活着还有什么意义?那样跟浑浑噩噩的牲畜何异?”

  柏天长感到头痛,“算了,不说了。问一件事,炎帝中文大学有几个李汉心?你有李汉心的影像吗?”

  “很遗憾,我没有。但网上很容易找到的。据我所知,炎帝中文大学的古文教授,只有他一人叫李汉心。柏少对这人感兴趣?如果想认识,我可以让三清门驻炎帝星办事处牵线搭桥。”

  “以后再说吧。”柏天长心绪翻涌。这个李汉心,应该就是自己的亲爷爷。想到这里,心里一惊。天武应该知道自己的出身,政审时,祖宗八代都要查到的。那么,这次派自己出来执行任务,难道是要自己交投名状,或试探自己,抑或是变相绑架自己?

  头痛欲裂,柏天长没了谈兴,“今天我们就说到这里。我先去安顿一下房间,然后把同学带来的特产给她家送去,再随便转转。明天一早,坐七点的航班走。你如想同行,就安排好。”

  洪飞鸿连连答应。

  卫青市没有高楼大厦,柏天长的房间是一个独门小院,很是雅致。

  放下自己的东西,带上任紫琪的物品,溜溜达达地出门。

  刚出门,又看见洪飞鸿,“柏少,我用飞车送你。”

  柏天长也不推辞,“行,那就麻烦了。”因为卫青市很穷,出租的智能飞车很少,他在网上居然订车居然要排队等候。想到不是很远,本计划坐公交或步行去的。

  坐在车上,看着街道很是破旧,灰色的水泥墙连装饰的涂料都没刷。甚至不时还看到有些人在干力气活,而不是用机器人。更惊心的是,大街上居然有乞丐。柏天长郁闷,这还是星际时代的大华联邦吗?国家的最低生活保障呢?按律法,就算一个人自出生之后,因为任何原因而不从事任何工作,一无所有,国家也会给以最基本的生活保障,使其不至于饿死才是。

  心中不快,不由自言自语地说了出来。

  洪飞鸿说:“柏少,你出门很少吧。在大都市,官府做得很是光鲜,但在偏远边穷的区域,这很普遍。所谓最低生活保障,各地差异很大。再被贪官污吏们做做手脚,根本就养活不了人。”

  “怎么做?难道他们敢扣住不发?”

  “呵呵。他们不是不发,而是不发现金,变成发放滞销的产品,变质的食物等。看似价值一样,穷人到手的,却一钱不值。”

  “该杀!”

  “你太天真。杀之不尽的。这里面的利益链,牵涉太深。侠客行到是杀了不少,有用吗?哦,你是隐龙行动组的,有权管。可全国各地都有隐龙的人在,还不是这样?有些人,连隐龙也撼不动。就说你吧,你以为九天娱乐没有幕后黑手?不然它在天京生存不下去。可是你也只能踏平九天,幕后那只手,你同样没办法。没了九天娱乐,很快就有有十天娱乐,九地娱乐。”

  “那就没办法了?”

  “当然有办法,就是全面推行道家理论,清虚自守、无为自化、万物齐同、道法自然,采儒墨之善,撮名法之要,教导人们知足寡欲、顺应自然,自可无为而治,世皆桃源。然当下,人们被邪魔的利益为先所诱,强者视巧取豪夺为适者生存的自然法则,似乎这些弱者本就该被淘汰。那怎么能改变得过来。”

  关于政治,关于哲学,柏天长在天武也通过了相关考试,并取得高分,但那是囫囵吞枣,并未深切地理解消化。只觉得洪飞鸿所说,并不尽然。洪飞鸿所说的道家理论,有些自相矛盾,又有些乌托邦式的幻想。

  至于适者生存,弱肉强食,是自然界的规则没错,但对人类社会,显然也是不合理的。

  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学生,不经历一个思想历程,希望他有一个成熟的主张,有些奢望了。开始的义愤填膺,变得有心无力。这让他更是郁闷,沉默不语。

  任紫琪的家庭条件还不错,拥有一家加工厂,为一些大机械公司生产某种配件。因为任紫琪天武学员的缘故,在当地很是被官府所重视,生意蒸蒸日上。

  柏天长的到来,让柳父柳母喜出望外。除了带回女儿的消息,柏天长的上校军衔,更是柳父狂喜的主因。别看上校在天京不算什么,在这里,可是跟市长平级的。柏天长尚未毕业,而女儿已毕业留校,官衔自然更高。他哪里知道,他女儿只是在天武为仆,受尽欺凌。

  柏天长怕言多必失,泄露了任紫琪的近况,不管任家如何挽留,推辞还有任务,赶紧告辞。

  心中烦闷,不想坐车。就随便步行散心,却不料看到更为郁闷的场景。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章节空白,点击右上方切换小说源即可!
快眼看书专注于免费小说阅读!本站为您提供末日之生存战神最新章节目录,末日之生存战神最新章节列表,末日之生存战神全文免费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