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楚垣夕把车开到五洲大酒店的时候,时间已经晚了点,陆羽和他手下弟兄拿着一堆设备焦急的准备拍短视频,这是早就计划好的,但车不来没法拍!

  看楚垣夕终于到了,陆羽不敢抱怨,只是十分幽怨的催楚垣夕赶紧下车,没想到楚垣夕下车之后居然从车座上拿起一份便当来,还热乎着。

  “咱们晚宴是管饭的吧?”陆羽一脸懵逼,楚垣夕尴尬的一笑,“哈哈刚才心血来潮绕路去了一家724,顺手就买了一个,没打算吃。所以来的晚了点。”

  然后,在陆羽一副看神经病的目光中,楚垣夕直接把这份十几块钱的便当塞进垃圾桶里,施施然走进大酒店。

  想一想今天这辆劳斯莱斯库里南就将属于别人,他心里还是挺舍不得的。劳斯莱斯一共就五个车型,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倒是可以收集一下。

  不过这种事在没买别墅之前不能想,买的起车但是买不到车位。

  今天这场年会的覆盖面很大,不但巴人自己的员工来了,《房哥》项目组也来了,杨健纲新召的人同样跟了来,孵化公司目前还隶属于巴人投资,所以员工也有资格参与摸奖。

  可惜他组建公司的时间不太合适,年后才是招人的高峰。他现在需要先找到一个能够承担cto职责的人,不然招聘工作没法真正启动,因为方向都定不下来。

  这也是让杨健纲最近很头疼的问题,而且可以诞生更多的问题。比如说引擎吧,到底要做成什么样的引擎?物理引擎和非物理引擎,需要的咖位完全不一样,招聘面临的难易度天差地别,可能需要去欧美引入专家,但如果没有cto,杨健纲只知道需要一个引擎,这些都无从谈起,工作也没法展开。

  像人才的招聘难度这问题都是杨健纲创业之前完全想不到的事情,楚垣夕想到了,但是决定隐身,让他自己想。

  然后杨健纲头特别硬,没有考虑这种问题,直接招了个引擎界的小拿过来,也是他以前在其他公司共事过的年轻才俊,做他的cto。

  这个操作让楚垣夕直摇头,招一个cto和找到一个能够承担cto职责的人是不一样的,这个小伙的能力做不了物理引擎,相当于直接封死了杨健纲使用物理引擎这个选项。不过既然是孵化创业而不是保姆创业,这些坑只能杨健纲自己去踩,楚垣夕的态度归纳起来可以总结为——不拒绝不主动不负责,所以也不会在这种地方强行扭转杨健纲的态势。

  进门后,他见到久违了的虞美人,两人眼神略一交汇,一切尽在不言中。

  虞美人今天的衣品有明显的提升,性感而不失端丽,大波浪的秀发非常吸引眼球,回头率爆表,只是美妆上还是简单粗暴了一些,这方面感觉需要进行一个系统性的培训。楚垣夕很难理解一个模特在美妆上的水准居然这么菜,到底是什么造成的?

  看到虞美人朱魑立刻热情的招呼她过来坐,楚垣夕心说这又是什么情况?你跟她难道不是塑料姐妹情?

  不过这时候他也没法多关注,要是之前么,可能还怕虞美人说漏了嘴,现在反正朱魑也知道了,该死的早就死了,不该死的还可以顽强的活下去。

  楚垣夕的任务是招呼李靖飞和袁苜,今天不但两位投资人股东到场,还带来几位跟着过来见世面的投资界大佬,有的楚垣夕知道,有的他原世界中认得,还有人根本没听过,不知道是后起之秀还是他自己孤陋寡闻。

  袁苜他们先到一步,楚垣夕过来的时候正聊呢。袁苜赶紧给他介绍,有极光资本的尤伯龙,这家比较有钱,楚垣夕画圈记住;有惬意投资的董合,这家喜欢投初创期的平台,原世界中楚垣夕就认识他,但巴人和小康都不是平台属性所以一直没勾搭,但杨健纲大概率用的上;还有一位海易基金的顾鸿茹小姐姐,因为投资智能门锁行业大获成功而名声大噪,被投企业在香江交易所上市之后涨势火爆。

  这种投资人都有自己的方法论,喜欢投的企业大多数有共性,所以小姐姐大概率不会投自己,但是多认识个大佬总是好的。

  随便聊了两句,楚垣夕突然听顾鸿茹问袁苜:“姐,听说你们家的金牌经理雷思云离职了?”

  楚垣夕稍微把耳朵支棱起来一点,只听袁苜没好气的说:“不是离职,是挖角,被人挖走了。看在他为公司效力多年的份上我们也没留难。”

  “什么人这么有眼光啊?”顾鸿茹好奇,但楚垣夕不知道她是真心称赞雷思云呢,还是讽刺。

  “听说是家新成立的基金,叫华云还是什么来的,要投媒体。雷思云不是也有新媒体的投资经验么,不知道怎么就看中他了。”

  “这样啊……”顾鸿茹思维跳跃性很大,一扭头:“楚总,今天这个抽大奖,我们可以跟着抽一手吗?”

  楚垣夕立刻摆出极其为难的脸色:“万一你把车抽走了,我怎么跟公司员工解释呢?”

  “哈哈哈我就开个玩笑!”顾鸿茹毫无形象的大笑起来,楚垣夕超尴尬的看了看袁苜,心说该你救场了!

  今天的抽奖规则是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抽奖权重,创始人们不参与抽奖,其他人把写了自己名字的票放进抽奖箱,但每个人的票数不同。比如郑德基金就有五张票,李靖飞只有一张,杨健纲赵杰这些人都有三张,陆羽两张,而虞美人也能混到一张。这样做出区分,依据基本上是加入公司和团队的早晚。

  因此袁苜是可以分一张票给顾鸿茹的,但袁苜神隐了……

  看来都对库里南虎视眈眈啊!不知道这么鲜亮的库里南最后花落谁家?

  很快,晚宴开始,灯光熄灭,朱魑开直播就位。

  这次年会楚垣夕决定在微博上开视频直播,这个决定一开始很让人困惑,主要是都觉得没什么意义,万一没人看不就现眼了?但楚垣夕觉得库里南suv配得上一次直播,能让明年的招聘变得更简单,于是直播标题写的是——直播抽大奖,劳斯莱斯库里南。

  这种直播的形式其实并不鲜见,只不过不典型而已。

  果然,直播还没开始,直播间就涌进来很多人,然后发现原来不是在水友中抽劳斯莱斯……但是反正来都来了,于是朱魑生生的把一个直播间变成聊天室。

  舞台上,临时客串主持人的是于文辉和周敏溪。作为《乱世出山》的项目组长,为公司赚到许多钱的男人,于文辉有资格出这个风头,只要别在周敏溪面前紧张。而楚垣夕只需要在某些环节露面就行了,其它时间用来微服私访,在各桌之间转悠。

  很快他转悠到杨健纲这桌。这桌和《房哥》剧组是他需要照顾的重点,因为不属于巴人体内的结构,人也不那么熟。

  杨健纲第一个给介绍的就是他的cto陈阔,看年纪比楚垣夕还小一点。楚垣夕89年除夕生人,因此马上30岁,而杨健纲在去鹏飞之前也就是2013年以前认识他,而且那时陈阔就做引擎。以此倒推,说明他在非常年轻的时候就已经投身到引擎领域的开发中了,这还是相当罕见的。

  不过陈阔只是面相小,看发际线可一点都不小,属于戴着帽子应聘会被质疑,摘下帽子立刻拿offer那种。

  陈阔肯定是个很能干的人,不到30已经做到cto,哪怕是杨健纲这种孵化公司的cto,那也是cto,不管楚垣夕觉得他适不适合杨健纲现在的需求。这可以说是运气好,但也可以认为是自身实力使然。为了理想和事业,他仍然保持着单身,据说战斗力巨强。

  杨健纲招他做cto又不是他的错,楚垣夕特别喜欢能干的人,如果既能干又是高手的话就更好了,因此看到这条靓丽的发际线就对他有好感。

  这一桌楚垣夕不得不多坐一会,因为没几天的时间杨健纲还真招上一些人来,而且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里边还有俩女员工,全都是美工,而且一个赛一个热情,非要敬楚垣夕喝一杯不可。招女员工在创业初期可是大忌,这不是看不起女性,而是统计意义上的经验,即便是美术岗女性比例非常之高,但一开始就这么招人是不是太讲究了点?特别是两位美工女生颜值还都不错的情况下。

  聊了一会楚垣夕发现陈阔对公司印象还挺好,于是跟他互相加了微信。然后当楚垣夕坐回自己那桌打算缓缓的时候,习惯性的刷一下朋友圈,顿时,一股辣眼睛的信息流突然强势的插入朋友圈。

  杨健纲发朋友圈《我热爱加班的13个理由》,这个楚垣夕之前就看见了,而且没搭理他。不但楚垣夕没搭理,所有他和杨健纲的共同好友都没点过赞,但现在冒出来一个赞,属于陈阔。

  这是新员工初来乍到给新老板捧场挽尊吗?不是,陈阔还顺手转到了自己的朋友圈里。

  他的朋友圈里还有《没有在凌晨三点敲过代码就不足以谈年轻》、《“奋斗逼”这个词源于扭曲的价值观》以及《公司希望员工更努力有什么不对?》等等文章,关键是发出的时间,都是去年灌进朋友圈的文章,还没有入职到这边,甚至杨健纲都还没有重提孵化呢。

  而通过刚才短暂的聊天,陈阔被挖角之前,在之前的公司就是个引擎攻城狮,只是个组长,连项目经理都不是。当然这可能是因为原公司没有单独为引擎小组立一个项目组的原因。

  总之,陈阔这是标准的好员工啊!急老板之所急,想老板之所想,杨健纲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以迅雷不及眼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把他招过来的吗?

  就不知道杨健纲有没考虑过建立个什么企业文化之类的,企业文化的事楚垣夕跟袁苜跟刘璐都聊的很多,但跟公司内部聊的并不多,因为他不想用这个概念来绑架谁,而是身体力行的贯彻,潜移默化的影响。

  很快年会开启了一系列的游戏,比如还原dos版大富翁中的阿土仔接钱游戏这种谁都想参与的游戏,然后进入后续环节,轮到楚垣夕上台讲话。

  楚垣夕首先介绍公司的投资人给员工们,魔都银团因为山高路远没来,李靖飞和袁苜作为投资者代表上台接受围观。

  李靖飞已经许久没露面了,据说自从《乱世出山》手游上线就开启了一轮漫长的南半球渡假之旅,过的非常惬意,每天秀朋友圈秀的人头秃,楚垣夕一直琢磨着是不是把何娜美介绍给他,让他们pk一下。

  他也是唯一一个支持楚垣夕大额分红的投资者,按他的话说,等巴人娱乐拿出18个亿的现金进行分红,不就把投的钱拿回来了么?剩下的就是稳赚,有什么不好?不好的地方就是他占的投资份额太少了!

  为这事他被袁苜喷过好几次缺心眼,但是,对同一个问题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李靖飞是毫不犹豫的反喷:“袁苜你是不是傻啊?别忘了楚垣夕的融资是有对赌的,等到下半年,他一年就完成三年的业绩承诺,到时候咱们的股份都要大比例稀释!你是想稀释之前分红还是想稀释之后分红?你到时候跟楚垣夕打官司吗?到底谁傻?”

  这话问得袁苜哑口无言,因为楚垣夕要是真耍这个流氓她还真没招,分红和对赌的节奏在合同里没有明确界定,打官司投资人都不见得能赢。也就是说以亿计的分红要建立在楚垣夕要脸的基础上,问题是他要过吗?袁苜登台时不禁陷入深思。

  而且5亿的分红其实也没有特别离谱,别忘了巴人不光《乱世出山》赚大钱,tcg上线半年,每个月也有3000万上下的稳定流水,而且没上渠道,只有苹果那一千来万需要交30%的渠道费,这个收入贡献也是不可忽视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章节空白,点击右上方切换小说源即可!
快眼看书专注于免费小说阅读!本站为您提供咸鱼的自救攻略最新章节目录,咸鱼的自救攻略最新章节列表,咸鱼的自救攻略全文免费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